小穗子。

不逞强不矫情不少女。

喜从天降(ooc飞起 带娃 孙朴)

   2.告白,突如其来!

   是夜,地点定位在书房的凉台,只见一个大高个穿着白色大背心儿,头毛支楞着,不知道为什么是小熊头像的白底内裤,大半夜的光着腿,跪在地上,冲着月亮。双手合十,嘴里念念叨叨:

   “求求玉皇大帝送给我一个软软香香的小帕”紧闭双眼,牙齿虽然整齐了却还是嗑着嘴唇,皱皱眉,

   “玉皇大帝如果不管的话,那就拜托嫦娥姐姐帮帮忙,以后中秋节月饼管够,我保证”身板挺得直直的,贴在地上的大脚趾却纠结的靠上旁边的二脚趾。


  “天上的各路神仙啊,你们听我说!”sun睁开眼睛,直瞪瞪地看着天上,眼神真挚,“我真的真的非常非常爱我的park,我也特别特别特别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”,舔了舔嘴唇,“一直是我的榜样和偶像,我”sun想到了过往那些愉快或不愉快的经历,突然站了起来,双手握拳,放在胸口,

   “我们现在也很幸福,在经过了大风大浪之后,我成为了唯一能陪在他身边的男人,可以当他的依靠,我很幸福!我用我自己的努力,使自己有能力保护他”sun越说越激动,就像对面坐着面试官一样,手舞足蹈。“我……”


  “sun?”一个温润的嗓音打断了sun。sun一回头就看见他的park双手环在胸前,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带着笑意,尽管是夏天可还是穿着长裤睡觉,此刻正靠在门框看着自己。

   “park?你怎么……”sun回头。涨红一张脸,此刻他的姿势真是一言难尽,张开双臂拥抱天空状,配着大背心儿和短裤……说好的一个人睡呢?!我的形象!别理我!

  “把你吵醒啦……我在赏月……”没底气的瞎扯

  park说不下去,尽可能的憋笑,他把阳阳哄睡着之后,自己就再没睡着,不是不想睡,一开始是看阳阳的睡颜,一般自己都是被sun搂着,睡得也比他快。很少能看到sun的睡颜。长长的眼睫毛,那样小的一张脸,白白嫩嫩的,带着婴儿肥,长大后的脸和此刻的小脸在park眼中重合。这是他恋人小时候的样子,听到隔壁有动静,好奇。

  轻轻关上房门往书房走,声音越来越大,sun这么晚不睡觉干嘛呢,推开书房的门,park差点没笑出声。小熊内裤什么的,下次海绵宝宝派大星就是他了。大傻个手舞足蹈说个不停,他一字不落的都听见了。


   “好啦好啦,过来吧,我们去睡觉”park走过去拉住sun的手,把人往卧室拉。这么久了,sun的心情和思绪他都明白,心照不宣。虽然直白的爱意没有之前那样汹涌澎湃,可却揉碎在每天的小日子里,细水长流绵绵不断。

  “可是……小屁孩儿还在呢,我把他弄客厅里去”sun突然兴奋,像得到什么密令一样,就往卧室冲。被park一把拉住耳朵

  “想什么呢,跟自己也这么过不去吗?一起睡!”park放开耳朵,看着sun

   “啊……不能香香……好吧好吧”sun认命,往卧室里走。

  躺在床上时候,sun看着两人中间隔着一个睡得四仰八叉的阳阳。内心有些复杂。是时候联系全托管幼儿园了。

  “sun,”park的手越过阳阳的肚子,小指勾住人的小手,

  “嗯?”sun侧头,看着park的侧脸,park看着天花板,眼睛里也有闪闪的光,好想亲亲……好想抱抱……中间的可以扔下去嘛。反正睡得像死猪一样,肯定不会痛。。。

  “我爱你”park的声音温柔的传过来,打破了sun的胡思乱想。“我爱你,陪着我过完每一天琐碎生活的你,比赛场下没有冠军头衔的你,愿意陪着我的你。”

   “呜呜呜……”park听到隔壁传来细细的呜咽声,转头一看。果不其然。哭包的性质一点没变,手被sun紧紧握住,

“我太感动了,呜呜呜,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”红着眼眶的sun说。

  “傻瓜”park起身凑过去亲亲sun的脸颊,“快睡吧,看阳阳睡的多香”

  “嗯!”立刻躺平,“parkey晚安”

  “晚安”

过了一会儿。一个奶奶的声音响起来

  “不嘛不嘛~阳阳也要香香”

   “臭小子!”咬牙切齿的sun

   “梦话梦话,你看眼睛都没挣呢”

喜从天降(穿越 ooc飞起 带娃 孙朴)

作者:都说爱情的润滑剂的激情,孩子是婚姻的纽带。soooo……给你双重保险,看我对你好吧(得意)

sun:把那臭小子给我送回去,软小帕可以留下(摸摸小park的头毛,慈父样)

小sun:我不我不我不走!!parkey你看他(撒娇中)

sun:……臭小子!!给我下来!

   (1)喜当爹不是梦

   八月的早上,sun不是搂着park香香的身子悠然的睡到自然醒,而是被一阵对话吵醒了,他皱着眉头坐起来,旁边的位置早就没有park的身影,正要裸着出去找人,想着还能把人拖回来陪自己躺会儿,要啥衣服,就听见:

   park:我们喝香蕉牛奶好不好?昨天才买回来的,很好喝的哦

  我park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啊,听听这语气,sun已经自动脑补park笑意盈盈,好脾气的样子,真幸福啊……等等!sun突然缓过神儿来,自己在卧室,他跟谁说话呢???

   “阳阳不要不要嘛,阳阳就要喝草莓的嘛”一个小男孩儿的声音,带点儿鼻音,听起来牙齿有点漏风,居然还有隐约的哭腔?sun受不了了,这阳阳是哪家的熊小孩儿?!敢瞧不起我最近的新宠香蕉牛奶!!park,你别慌,我这就出去收拾他!!

  一脸正气的sun出现在客厅的时候,三个人都愣住了。sun懵圈的看着沙发上的一大一小,左边被圈在我park怀里喝着草莓牛奶,一脸幸福的小屁孩,眼熟的可怕,特么的不就是小时候的自己吗?!什么鬼?!

  “叔叔不穿裤子羞羞羞!”阳阳用手指刮刮脸蛋,又往park怀里靠了靠,用小手试图捂住park的眼睛“parkey,我们不要看大象,好丑好丑,眼睛会烂的”一本正经

   “sun,你赶紧去穿裤子,没听阳阳的话嘛”park憋笑,他知道一般情况sun都会把自己拖会床上,所以不会穿衣服,这次出来套个大T算不错的了。不过听到小时候的sun这样吐槽长大后的自己,park就忍不住笑。

  “尼玛的臭小子,给我过来”sun老脸一红,虽然跟park呆久了节操意识淡漠,但被小时候的自己吐槽还是难免不好意思。一边套大短裤,边凑到沙发

  “小屁孩儿,你给我过来”sun拉住阳阳的两条胳膊,目测小屁孩儿四五岁的样子,稳稳坐在park的腿上,一动不动。

  “sun,你当心弄伤了阳阳”park出声阻止,笑眯眯的。

  “park,你别被这小子给蒙蔽了,小鬼头一个”sun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和小时候的自己争风吃醋。

  “没有啊,我觉得阳阳很可爱,说话的样子可爱,吃东西的样子可爱”笑眯眯的摸摸阳阳的头毛,阳阳舒服的眯起眼睛。“更重要的是,都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、小小的你诶!”

  “……”sun看着阳阳冲自己笑的咧开嘴,一口小小的牙齿,果然就跟自己想的一样,小时候的自己说傻还真不聪明。“那个……”

  “my parkey最好啦!!”阳阳倒是先开了口,“比这个傻大个好多啦”补刀ing

  “臭小子!你,”sun没想到自己小时候还有隐藏补刀技能,被自己补刀的感觉狠微妙啊……“算了,不和你一般见识”

   “略略略”阳阳做着鬼脸。逗的park哈哈大笑。

  “sun,真的很可爱哦”park由衷的评价。

   “你开心就好”sun憋了半天,脸通红。想着park喜欢小孩,阳阳来了之后,也算是满足了他的愿望。

“大的小的反正都是我,我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”sun释怀。

  “那我今天可以跟阳阳睡吗?麻烦你睡下书房。阳阳说他怕黑”

  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sun发誓,总有一天要把阳阳送回去。

看图记梗:

  1.小sun是个特别调皮的孩子,上树掏蛋,扯同队小女生的辫子,给教练茶水里兑泳池水,美其名曰孝敬教练。可却是个咧着嘴一边哭,需要别人帮忙拴裤腰带的小屁孩

sooooo……这段黑历史是sun长大以后绝口不提的。然而,命运的齿轮并不给他喘息忘记的机会

  就在这天,他在park怀里看见了那个欠揍的、且一脸安逸窝在本该属于他的怀抱里的小sun……

  sun:WTF!!!!小屁孩!!!给我滚下来!!

作者:……哪怕是小时候的自己也毫不手软……sun你真的好棒棒哦→_→

sun:快把这小子给我写回去!right now(掀桌)

日常(sunpark ooc是我的锅)

  “山上的风景我也陪你看过了,我该下山了。”

   

   park是个很自制的人,总是很清楚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。正因如此,他把握住了一切的机会,在泳坛叱咤风云了很久,是很多运动员的榜样。

   他知道有很多人喜欢自己,或因为耀眼的成绩、或因为出众的长相、或因名气而来。总之,他身边男男女女来来往往。而他总是波澜不惊。

  大家都说他是个好脾气的人,容易相处。只有他自己清楚,他和其他人之间的隔阂,容易相处是礼貌,予人方便。就是予己方便。没有一个人让他放在心上。

   哦,除了那个傻大个。

   park一想到龇着鲨鱼牙,只要自己出于礼节的打个招呼,就会连续好几天冲自己傻笑的大男生,忍不住笑出声。之前他接受采访说过,张琳是自己一想到名字就会忍不住笑的人,现在看来,张琳这个小师弟sun,倒是渐渐代替了他。

   park一开始对于这个迷弟的追星行动不以为意,他知道自己很优秀,有个后辈拿自己当榜样也无可厚非。注意到sun,纯粹是因为张琳。当个小弟弟一样,保持距离的接触着。时不时鼓励鼓励。后来张琳退了,孙杨成了势均力敌的对手时,才慢慢重新认识这个大男孩儿。

  park不是没有问过自己,和自己同一时代的对手都退了,为什么自己还这么拼命的保持着巅峰状态。该拿的成绩都拿了,还有什么放不下?他始终没有找到答案,直到孙杨拿到冠军,搂着亚军的他,在领奖台拍照时,他有些懂了。

  张琳:啧,我这个师弟真的是个执着的人。

   park那时候明白了张琳曾经说过的话的含义。大概,从sun说park是偶像,想要比肩的心情。隐隐约约的刺激着park坚持到了现在。直到真的比肩。

 

  sun跪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收拾着以前的照片,思绪断断续续回忆着那时候照片里当时自己的心情。

   “哈!我就知道!”sun大嗓门喊醒了朴泰桓自顾自难得的追忆往事。

 

  park吓了一跳,就看见sun盘腿坐在对面,耸眉拉眼的死死看着自己,嘴巴抿成一条线,故作凶狠,却还是不可避免的w形状。

   “什么呀?你这小子吓我一跳”park无奈的笑着,揉了把sun的头毛。

   “park你不爱我了,你看,你看,你看嘛”小孩儿似的撒起娇,左手指着一地照片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靠近还在发愣的人,右手顺势环住细腰,毛茸茸的脑袋蹭着park的肩胛骨

   “喂,你小子给我起来,热死啦!刚洗的澡”park识破sun的揩油套路,挣扎着推开大脑袋。下意识的把手里的照片放到离自己远的地方,对方够不着的地方。

   “你说,你是不是还忘不了张琳”⊙︿⊙

    sun又乖巧的盘腿坐好,拉着park的手,看似纯真委屈,实则色情的抚摸着,好嫩……好白……( ̄▽ ̄)~*

    “我哪有?”park失笑,这哪儿跟哪儿啊,“叫师兄”温柔的纠正。没大没小。

   “那你深情的盯着和张琳的合照干什么”sun不服气,“就不叫,那个大胖子,我不准你看他、想他”虽然师兄现在圆了,但是,也不能放松警惕!

   “整理照片嘛,”park不再纠结称呼问题,“想到年,你师兄也是跟你一样厉害的选手呢”温柔的笑着

 

  眼看park又陷入回忆,孙杨“哇”地一声,大头枕在了老婆的大腿上。

   “我不管,我厉害一些。因为我追到了老婆”sun拉过park的手,亲亲手背。

  

   “你喊我什么??”park笑的一如既往的好看,抽出手一点不松劲儿的拧了把傻大个的耳朵。

  

   “my park!!!!”被拧的疼,还不忘喊老婆名字,

    “乖”满意的笑了笑,揉揉被拧红的耳朵。

    沉默一会儿

   “sun,我退役了,没人带你的前半程,你也要加油啊”

   “park,只要你在我身边,陪着我。”

   迷之沉默,park好奇的等着下文。

    “i am king of the world”嘚瑟脸

   “德行”
  

 

迟到③[荔枝夫妇 立夏倒追]

   场景3:

  立夏没听见陆之昂的声音,一心一意的画着画。最后几笔,画中少年的眸子里多了星辰,立夏很满意的点点头,抬起头冲少年挥挥手时,看见了站在少年身后的陆之昂。一时不知作何反应。

  合田武志一早就发现了陆之昂,因为熟识,便招呼了陆之昂一起去看画,顺便帮自己做做翻译,说不定还能和小姑娘约顿饭呢。

  陆之昂看合田武志的小表情,就知道他心里打着算盘,虽然他也不知立夏在日本做什么,但说不高兴是假的,可是,时过境迁,一切都变了,说不别扭也是假的,甚至,陆之昂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什么。

  “好久不见,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,真不把我当朋友。”陆之昂率先开口,打趣着,他看得出来,立夏有些紧张。

  “你不是,我,我怕打扰你嘛,本来也没什么事,小司帮我都安排好了”立夏大脑不拐弯,已经忙乱的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。

  “哦…小司还是很周全”陆之昂哽了一下,暗笑自己又在自作多情。“那个。你,…”

  “喂喂喂,你们说什么呢?中国人都这么自来熟吗?”合田武志受不了这俩人怎么聊上了,完全把自己晾在一边。这种男女主异国重逢的八点档剧情既视感是怎么回事???

  “陆之昂。你跟她说,我一会请她吃晚饭,跟她谈谈签约画廊的事儿”合田武志日语叽叽咕咕跟陆之昂说了一堆,立夏自然是没听懂,自顾自的帮合田武志把画像卷好。

  “你少来,我还不知道你,你个花花公子,别打我朋友的主意”陆之昂第一个反驳,想都不想,帮立夏收拾摊子。拿起画夹,嗯?陆之昂愣了愣。这个画夹…

  “你帮不帮?你不帮,我明天就告诉颜末,你对这个朋友有意思,我看你怎么解释”合田武志威胁道,

“她真的很有灵气,我喜欢她的画。她签约以后也有固定工作啊,总比在外风餐露宿的强吧。不然,你养她啊?”合田武志说罢,用肩膀撞了撞陆之昂的肩膀。

  可以啊,我养就我养,不然。你养啊[鄙视脸]

  陆之昂没说话,他看了眼合田武志,又看了看专心收拾东西的立夏,再看看手里的画板。嗯。不急不急,来日方长。

 
  “立夏,我们吃饭吧,我朋友请客。”陆之昂把画板递给立夏,笑着提议。“他是个画廊主,想跟你说说签约的事呢”

  立夏,你这次来到底是为什么呢?[若有所思脸]

  “啊?”立夏有些吃惊,心虚的接过画夹,挂在肩上,偷偷打量着陆之昂的表情,没什么变化,一如既往地嬉皮笑脸。“可是,我不会日语啊…”

  “没关系,你要是签约的话,颜末也在,她会帮你的”陆之昂故意隐去了自己也在公司的事,嘴角含笑,好像说着再寻常不过的事。

  合田武志听到颜末的名字,眯了眯眼睛,啧啧啧,陆之昂这个坏家伙,又在搞什么鬼?

  “i love your painting very much”合田武志生怕别人听不懂,“dinner together please”眼睛亮闪闪的看着立夏,双手合十。

  立夏本来听到有颜末下意识想拒绝。正在犹豫,看到合田武志卖萌的样子,一下没忍住笑出声。一顿饭还是不要拒绝了,不吃白不吃嘛。笑着点点头。

  合田武志趁机把陆之昂挤到一边,把立夏的画夹取下,扔给陆之昂,自己拉着立夏就走。理所当然的“陆之昂,bad guy”蹩脚的中文和英文逗得不行。

陆之昂也不计较。刚刚立夏听到颜末以后为难的神情,他不是没看到。画夹就是之前捡到的那个。从她一个人来日本,谁也不告诉,和自己住一个小区。嗯……哈哈哈哈,合田武志再让你嘚瑟一会儿我不急。

  “陆之昂,跟上啊?为什么突然傻笑,好可怕”合田武志回头,吓了一跳。

  “来了来了。”陆之昂垫了垫肩上的画夹,冲他们快步走过去,把给颜末买的东西,随手扔给合田武志,自己插在二人中间,好不自然

  “出发吧,今天痛宰你一顿”陆之昂得意,转头,“立夏,这家伙可有钱了,放开吃”

合田武志在立夏面前就是这样笑眯眯的样子,至于在别人面前,小恶魔霸气外露的样子。性格参考“宠物情人”中momo的性格嘛~

迟到②[荔枝夫妇 立夏倒追]

  场景2:

  东京最热闹的广场,惠比寿。合田武志遇到那个神奇的中国女孩儿的地方。合田之所以注意到她,是因为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支着画夹,安安静静画画的女孩儿,真的只有她一个。在女孩儿的脚边立着一个小牌子

  [人物画像,价格请随意]

  有意思,合田武志摸摸下巴,今天出来真是对了,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女孩儿。仔细打量一下,干净的白色体T恤,领子和袖口是蓝边。大热天的,居然还穿着浅粉灯笼收口长裤。乖巧的短发,一双亮晶晶的眼睛,在画板和对面的顾客之间来回。

  合田武志忍不住走过去。他可不是单纯的被姑娘吸引,虽然这是原因之一,可最主要的原因,他是一家画廊的主人,为自己的画廊物色新人画家,责无旁贷嘛。

  上一位已经画完,立夏收到钱,开心的跟顾客说了谢谢。画板丢失那天,她原是不抱能找回来的希望。对于那次偶遇,她又惊又怕,最近两三天回公寓都小心翼翼,虽然内心还是有期待,但对于那句“我只有你”。还是耿耿于怀。

  可是画板还是回来了。是门卫大爷给她的。她也闹不明白为什么大爷会知道画板是她的。不过,失而复得的心情总是很美好的嘛~

  立夏看了看钱袋里的钱,七七八八一个星期的饭钱不愁了。心情大好,不自觉的笑出声,又害羞的捂住嘴。

  “那个,你还好吗?”合田武志看着眼前兀自开心的女孩儿,“小傻子,嘿,真可爱”忍不住调笑。

  “?”立夏先是疑惑,而后掏出翻译机,“sorry,you wanna drawing??”简单英文走起,并把翻译机塞到人眼前:

  我不会日语,不好意思。你要画像?请坐吧(笑脸)

  嗨,原来不是日本人啊。有些可惜,不过还蛮有趣。合田武志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,露出大大的笑容,用蹩脚的英文“handsome please”

  立夏被他的笑容吓了一跳,真是个活泼开朗的日本男孩儿啊…忍不住跟着笑起来。冲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,便开始画画。

  另一边,陆之昂自己来惠比寿买点东西,颜末有事,所以陆之昂买东西的效率高了很多。那个画板,虽然里面什么也没留下,只有一叠白纸。不过,这几天陆之昂都有些晃神儿。说好的不想立夏,立夏在中国和傅小司好好的,自己早就没机会了不是。从立夏知道傅小司是祭司那天起,自己就没有机会了。

  陆之昂停下脚步,晃晃脑袋,心里警告自己别想立夏了。却被不远处围着的一群人吸引。时间还多,便好奇的走过去。听见过往的路人说:

  “好可爱的女孩子啊”

   “画的真棒,长得又可爱”

   “好羡慕啊,我要让她给我画嘛”

  “……”“……”

  原来是画画的。陆之昂想着,便穿过人群,想看看到底画的有多棒。他先是惊讶于在这里能碰到合田武志,那个平时毒舌到不行的合伙人,居然咧着大白牙,眼睛像大金毛一样亮晶晶。陆之昂有些费解,不过,在看到画者以后,便了解了……

  “立夏……”喊出声,不自觉的。

tbc
 

 
 

柿子阿楚系列1[燕楚]


   夏。莺歌小园。

  楚乔是个性别感不强的女孩子,从小在男人堆里厮杀长大的她,对自己的认识总是不太到位,这不,大夏天嫌热,楚乔干脆把长裙七剪八剪,愣是剪成了膝盖往上两寸多、无袖的样子。

  “哈哈哈哈哈哈,凉快多了~”楚乔穿着改良过的裙子,只觉得轻松快意许多,难得清闲,晃晃悠悠去了花园水池子边,消暑乘凉。

  阿精端着一盘切好的西瓜,路过花园,要送去燕洵那里,世子特意嘱咐过,要和楚姑娘一起吃,得赶紧端过去,还凉着呢。

  “阿精,”楚乔看阿精慌慌忙忙的路过,暗自好笑他的匆忙神情,却还是打个招呼,“你别走那么快啊,什么事那么着急。”

  “啊?…………啊!!”阿精听有人喊他,本就吓了一跳,闻声望去,是楚乔,更是被她的穿着吓得不轻。浅粉色的裙子,领口交叉是好看分明的锁骨,白嫩的胳膊和能看见大腿的下摆…………

  “世子会杀了我的!”阿精绝望的双眼一闭,转身就跑。一口气跑到世子房里,气喘吁吁。

  “阿精?这是怎么了?大白天有鬼追你啊”燕洵好笑的看着汗流浃背的阿精,

  阿精放下水果盘,支支吾吾了半天,“世子啊……你自己看就明白了,别为难下人了”

  “嘿!”楚乔蹦蹦跳跳进了房内,“阿精头也不回的跑了,喊都喊不住”

  燕洵眼前一亮,不愧是他的小野猫,身材够好的,虽然日日夜夜的相伴,本不应觉得有什么,可,今天却又觉得勾人了不少。

  “阿精,你出去吧”燕洵心里已经全明白了,哎,勾人而不自知,更可怕。

  阿精不敢再多停留一秒,几乎是夺门而出。

  “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楚乔笑的打跌,“他这是怎么啦?”顺手拿起一块西瓜,递给燕洵。

  “怎么了?”燕洵接过西瓜,顺势把人拉到自己身边,坐好。把西瓜放到一边。大手直接摸上白皙的大腿。

  “娘子,你这样,可真是为难为夫,勾人的很”凑近楚乔耳边,低声说道,还带着笑意。说完,还带着强烈暗示和色情的含住楚乔已经红透的耳垂,吮了一口。

  “哎呀……”楚乔想推开,却使不出力气,“还不是夏天太热了,会出好多汗”只恨燕洵作怪的大手在自己大腿内侧打着转的揉捏。

  “你放开我啦,热”底气不足

  “热?”燕洵非但没停下,反而吻上早已觊觎已久的脖颈,“那就脱了吧”

  “喂……坏蛋”也推不开,也不想推开,搂住。

  接下来的三个月,阿精的月钱被扣个精光

END



 

 

迟到[荔枝夫妇 立夏倒追]


场景1:
 

  到东京是盛夏时候,太阳明晃晃的照着一切,走出机场的立夏只觉得热浪一阵一阵扑面而来。知道日本的出租不便宜,废了半天劲儿,找到地铁。

  一个女孩儿拎着大箱子,背上还背着画板,怎么着都是不方便的,所以,一路上都有人帮衬着提箱子,直到送到地铁站口。

  上了地铁,人不多,有位置。坐好,把行李箱拉在自己身前,用双脚固定住。立夏松了口气般,掏出手机,先给妈妈和傅小司报了平安。傅小司的提议是先告诉陆之昂,毕竟立夏一个人,人生地不熟的,陆之昂再怎么着,也应该有个照应。不过,被立夏回绝了。

   “立夏啊,我给你租的公寓就在他住处对面,你又何必呢”傅小司心里已经把陆之昂骂了千百遍

  “我不想太突兀,再等等吧,合适的机会吧”立夏摸摸后脑勺,看着不拿手机的手指,有些长了,该剪了。她就是这样,一紧张,就无法集中注意力。总是扣扣手指,摸摸头发什么的。

  挂了电话。立夏紧紧盯着站牌,生怕错过站。她来日本,一没学校,二没经济来源。看起来,一时半会也见不到陆之昂。哎,形势严峻,立夏,你要挺住啊!

  出了地铁站。一边给自己加油打气,一边拖着行李箱来到公寓处。已经被晒得发蔫的立夏,坐在行李箱上休息。能感受到后背已经湿透了,取下画夹,支在自己膝盖上。突然想起

  那天正杵在自己的画夹前出神,陆之昂神出鬼没的绕到身后,凑近喊自己的名字。当时,耳朵都红了,却害羞的不肯答应他,让他看看自己的画。一心只想躲开,靠的太近了,太难为情了!

   正沉浸在自己回忆里的立夏,被身后熟悉的声音惊动,她没回头,只听见

  “陆之昂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!我要吃草莓蛋糕,你就给我买嘛!”好娇俏可爱的声音,喊着那个自己内心千呼万唤都没喊出口的名字。立夏有些紧张,后背挺直了。

 
“你还吃,不怕变成猪啊,变成猪我可不要你”一如既往的戏谑、玩世不恭。声音离得近了,立夏有想逃的冲动,却又动弹不得,把头低下。

  “不要我,不要我,你要谁?”女生生气的抬高了声音,“说,你心里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”虽说是质问的语气,可那份语气中透出的自信,深深地刺痛了立夏。

  “你猜”陆之昂先是愣了愣,脑海里下意识闪过一些,那是故意被自己埋在内心,早已不可能实现的梦而已。摇摇头,哭笑不得“除了你,没别人了,大小姐”

  “啪嗒”画夹掉了。陆之昂和颜末听到声响,看到的只是一个女孩儿拉着行李箱走开的背影。

  黑色短发,瘦瘦的,浅粉色衬出肤色的白皙,走的很快。背影很熟悉,陆之昂恍惚了一下,

  “嘿!”颜末捡起画板,想要追上去,“你的画夹!”(此处为日语)

  女生头也不回,拉着行李箱一直往前走。向左一拐,不见了。

  “诶?难道不是她的吗?画板都不要了”颜末嘟囔着。看着手里墨绿色的画夹。很老旧的款式。

  “给我吧,我等会给你买蛋糕的时候,顺便放到门卫那儿。估计知道自己东西掉了,会去找的吧”陆之昂拿过颜末手里的画夹。心里有一个预感,可是他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 
  立夏……

  颜末欢呼雀跃的在身边叽叽喳喳。陆之昂一个字都没听进去。嗯嗯啊啊的不知道自己保证了些什么。此刻,他只想回自己家里,打开手里的画夹。

迟到①(荔枝夫妇 立夏倒追)

  最近都被末路夫妇甜齁了,可我还是坚持荔枝不动摇,我的初心,我来守护。毕竟,真的很喜欢荔枝校园初恋感。
情节不完全按电视剧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剧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陆之昂离开一年后,机场

  “小司,我想明白了,还是要去找他。”

  “你真的看清楚了自己的心?哪怕他现在都有了女朋友,有了新的生活,已经不再需要你,你已经成了他高中一段普通的回忆。你也要去吗?”

  “……”立夏咬咬唇,眼神有些不甘、有些迟疑,“要去的。之前以为幸福在别处,总觉得他吊儿郎当,说话十句八句是玩笑。”说到这里,立夏低下头笑笑,似自嘲般,“我没想过那枚随手给他的硬币,对他的意义,是我消磨了他的喜欢。”

 
  “所以”,立夏抬起头,一如既往的弯弯笑眼,傅小司看着这样的立夏,眼神有些复杂,他不太想放开立夏了。当初他承认,他趁着立夏没明白自己的心,确实有些胜之不武。但,如今,这样把立夏放走真的没问题吗?毕竟,一年过去了,陆之昂让立夏伤心了怎么办?

   “我必须去,小司,你相信我,无论他是否喜欢我,我都要去找他。”看着若有所思,有些担忧的傅小司,笑着说。“明明是我要去,怎么还得安慰你啊,”立夏打趣道

  “嗯,如果陆之昂欺负你,你就告诉我,我去教训他”傅小司看着立夏,最终还是放手了。

  “那我走了啊”立夏拉过行李箱,快走到入口,停下,回头,看傅小司还站在原地目送着自己,

  傅小司看着立夏,这应该是最后一面了吧,这个女孩子,一身浅粉无袖翻领及膝小裙子,短发乖乖的顺在脑后。傅小司知道这个娇俏的背影,有些一张怎样倔强又单纯的脸,立夏有双亮闪闪、湿漉漉的眸子,笑起来可爱的样子,傅小司永远都记得。看立夏停下,转身的一刹,傅小司心里升起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  “傅小司!谢谢你!再见!”立夏站在入口,扬起大大的笑容,冲傅小司挥着手,“你要幸福、要好好的等我和陆之昂回来啊!”立夏从来没大声说过话,更别说喊了。在机场尽管没人知道陆之昂是谁,可看到立夏自信满满的说要带陆之昂回来,

  “傅小司,看来你彻底没戏了”傅小司喃喃自语,同时冲立夏挥挥手。示意自己听到了。

  立夏拖着箱子,拿着一本日语快速入门。摸摸口袋里陆之昂丢掉的那枚硬币。想起那时候站在大树下不停投硬币的陆之昂,立夏有些恍惚,那时候自己在想什么?

  在她心里,陆之昂不停的逗她,好像是恶作剧,所以对于他的喜欢,立夏一直不敢当真。陆之昂,花花公子的样子,实在没有勇气去喜欢他,自己安安静静、平凡的样子。实在也想不出陆之昂喜欢自己的理由。

  立夏坐在椅子上,等着登机。从口袋里摸出那枚硬币,其实早就喜欢的吧,那个安慰自己、逗自己开心的人。那个总是焦点、自带追光的少年。那个总是爽朗大笑,喜欢打趣自己的男生。

  听到登机的通知,立夏把硬币收进口袋,心里没有害怕,没有忐忑,也没有胸有成竹。此刻,她只想找到陆之昂。她只想见到他。那个少年。她不敢喜欢、却喜欢了好久的少年。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